行業透視

監管下發防范化解平臺到期存量隱性債務風險意見

防范短期流動性風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了解到,目前監管部門已下發防范化解融資平臺公司到期存量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意見。但由于文件涉密,并未對外公布。

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各部門對融資平臺的監管逐漸收緊,融資平臺的再融資受阻,償債壓力加大。據統計,2018年至少有23款融資平臺相關的產品違約,今年以來城投違約持續,凸顯融資平臺流動性之緊張。

“這是防范融資平臺短期流動性風險的一個措施。”一位地方投融資人士稱。

融資平臺到期債務壓力大

2017年5月,六部委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的通知》。通知重申,金融機構為融資平臺公司等企業提供融資時,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以擔保函、承諾函、安慰函等任何形式提供擔保。此后,城投公司融資趨緊。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2018年以來至少有23款融資平臺相關的產品違約,涉及7到多個省份,其中兩家省級平臺牽涉其中。產品種類相當多元,包含信托、券商資管、期貨資管、租賃等多種產品,甚至公募債券(“17兵團六師國資SCP001”一度技術性違約)。

中金公司的研報稱,過去五年中(2014-2018年)債務上升最快、投資回報最差、償債能力最差的部門即是地方融資平臺。

中金公司研報測算稱,截至2018年底,地方融資平臺的帶息負債超過30萬億人民幣,占GDP的比例為34%。但平臺公司的償債保障比率只有0.4倍,即這些企業的經營性現金流無法支付當年到期的債務和利息。如果不能借新還舊,將面臨嚴重的流動性風險。

不過,今年來城投融資出現邊際好轉的趨勢,比如交易所在3月窗口指導放松了城投公司發行公司債的申報條件,但整體看城投融資依然從緊。

此前,一位華東銀行相關業務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地方平臺貸款項目的實操層面來看,最近略有放松的趨勢。“過去做平臺的信貸業務,流程操作上,比如報表的財務數據、交易背景等合規性要求必須要到位。現在的情況是,如果確定是地方政府的存量必要在建隱性債務項目,這塊就相對弱化。”

某股份行中部省份分行信貸部人士介紹:“市場化的融資平臺項目,我們一直在做,比如供水供熱項目,這類項目有經營性現金流、有收費權。”

多舉措化解隱性債務

除再融資外,城投公司及地方政府還面臨隱性債務化解的壓力。去年八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意見》【中發〔2018〕27號】印發,要求地方政府在5-10年內化解隱性債務。

從地方公布的化解方案看,主要通過“統籌資金,償還一批;債務置換,展期一批;項目運營,消化一批;引入資本,轉換一批”等方式化解。

比如,內蒙古多倫縣采取資金支付和實物抵頂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化債。該縣每季度根據資金籌集和實物處置情況制定一次化債方案。

吉林四平今年2月推出的舉措包括將銀行表外貸款轉為表內、延長付息周期、對項目短期貸款進行展期等方式。

江蘇鎮江提出試點置換地方隱性債務方案的設想。此前,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該方案由國開行提供化解地方隱性債務專項貸款,利率在基準左右,由鎮江市財政局下屬的資產管理公司作為承接主體,再以普通借款方式投放到轄區各平臺,主要用于置換納入隱性債務中的高成本非標,以降低成本。但目前該方案是否獲批尚不確定。

不過,一些地方化債資金仍有缺口。地方政府寄希望于金融機構對平臺貸款展期,尤其是對即將到期的債務展期,但金融機構則希望有細則指引。


來源:
花粉之国电子游艺